首页 >> 大公司 >> 宝能深陷流动性危机,姚振华将如何自救?

宝能深陷流动性危机,姚振华将如何自救?

黄昱 来源:界面新闻 2021-09-14
转型造车与新业务急速扩张,却始终未能盈利,导致宝能如今面临困境。

姚振华。图片来源:宝能官微

曾在资本市场有过风光时刻的宝能集团也陷入了流动性危机中。

这家公司最早暴露出危机是在去年上半年。据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长城资产披露,去年上半年,其客户宝能汽车的子公司前海锐致在实施产业并购过程中出现了暂时的流动性问题,导致一笔16亿元的借款逾期。后因长城资产出资收购该不良资产,宝能的流动性压力暂时缓解。

然而长城资产的救助终究如杯水车薪,今年初宝能又传出裁员、欠薪、停缴社保、拖欠供应商货款,主要集中在还处于烧钱阶段的宝能生鲜和宝能汽车板块,外界可能从这个时间点开始真正意识到宝能存在风险。

宝能的欠薪问题后来蔓延到其它业务板块。一位宝能集团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现在整个宝能集团都在收缩,员工至少已经裁减了20%,大概回到2018年左右的人员规模。

因“宝万之争”而名声大噪的宝能一向给外界财大气粗的印象,2019年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要求宝能集团“自我变革”,提出了“制造宝能、科技宝能、民生宝能”战略,试图通过“脱虚务实”调整发展战略,但进展却并不顺利。

宝能陷入如今的困境主要有两大原因:1、包括宝能汽车在内的新业务急速扩张,但始终未能盈利;2、地产行业受到严格监管,融资困难。

如何自救成为摆在宝能面前的最大难题。

债务压力猛增

作为宝能这两年布局的新业务,宝能生鲜面临的压力不小。

一位宝能生鲜的员工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有超20个城市生鲜板块的员工被拖欠工资,部分员工的5月份工资在7月中旬才发放,后续工资至今未全部收到。

据界面新闻了解,宝能汽车旗下的观致汽车在职人员已经从4月份的约2000人减少至当前的800人,其中,观致汽车研究院人员流失最为严重。

减少人员支出是宝能面临危机的表象,更重要的在于债务规模持续攀升。

来自评级机构的一份报告也印证了宝能的危机。6月30日,大公国际在对宝能旗下最重要的投资控股平台钜盛华及相关债券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将钜盛华主体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对于评级下调的原因,大公国际指出,钜盛华股权被质押比例高,子公司前海人寿风险管理能力有待提升,且仍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

大公国际还称,钜盛华以公允价值计量的投资类资产规模较大,易受资本市场及房地产市场价值波动影响;且关联担保规模仍较高,存在一定或有负债风险;此外,公司本部债务压力仍较大,盈利能力亟待增强。

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宝能集团直接持有钜盛华109.89 亿股,持股比例67.40%,其中80.81亿股已被质押,占宝能集团持有股数的73.54%,占钜盛华总股数的49.57%,股权质押比例高,对公司治理稳定性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由于宝能的资金压力加大,今年以来,钜盛华被质押股权比例进一步攀升。钜盛华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提到,截至2021年6月底,宝能集团所持有的钜盛华股份中95%股份已被质押,占钜盛华总股本的63.78%。

钜盛华表示,假设宝能集团于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未按照主协议约定履行全部或部分债务,质权人有权按照法律、法规及质押协议的约定行使质权。届时,宝能集团直接持有的钜盛华股份比例将减少至3.62%,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可能发生不确定变化的风险。

钜盛华本身的债务压力也不小,截至上半年底,公司的有息债务余额为872.89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404.62亿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同比下降约75.8%至45.7亿元,短期偿债压力不小,净负债率约为89.4%。

此外,钜盛华对外担保规模也较高,截至上半年底,对外担保余额约为469.5亿元,其中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关联方提供担保的金额为417.15亿元。

光是提供担保显然已经无法解决宝能集团的债务压力。截至上半年底,钜盛华的非经营性往来占款和资金拆借合计约为792.15 亿元,其中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占款或资金拆借合计约为614.51 亿元,占合并口径净资产的比例约为85.60%。

债务压力下,更不利的影响已经发生,宝能集团已经出现实质性债务违约。

7月 “中国民生信托-至信651号宝能投资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息兑付发生逾期,合计本息约21.16亿元;8月,中国华融向钜盛华追去一笔40多亿贷款;此外,宝能系旗下多个近期到期的理财产品出现逾期。

针对民生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及宝能系旗下多个理财产品逾期的问题,钜盛华于8月20日公告称,宝能集团已就延期偿还方案与投资人及民生信托初步达成一致,后续将通过处置部分资产、战略聚焦减少开支等方案落实偿债资金,预计于2021年末前完成相关理财产品及信托计划的全部偿付。

能否在年底前如期兑付这些资金,还有待观察。但自9月以来,宝能集团又新增三条被执行人信息,涉及被执行总金额高达68.6亿元。

困境之源

靠地产完成资本积累,又因资本运作而闻名,姚振华却有一个“造车梦”。

2017年,入主万科不成的姚振华,投身造车大潮,以10亿元注册成立宝能汽车,提出要用10-15年时间将宝能汽车打造成为具有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

在经过了3年的“买买买”后,宝能已搭建起了技术研究、整车制造、核心零部件、汽车销售网络等全汽车产业链的雏形,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两家整车制造企业,分别为在2017年底收购的观致和在2019年底收购的长安PSA。

据界面新闻了解,今年上半年,宝能汽车依旧没有停下“买买买”步伐,将老牌汽车品牌猎豹汽车的安徽制造基地收入囊中。

在汽车生产基地的投入上,宝能汽车也是不走寻常路。在汽车量产需求还很小的阶段,宝能汽车就已经在深圳、常熟、西安、杭州、广州、贵州、昆明、昆山、杭州等多个城市建有汽车生产基地,所规划的总产能至少已超过219万辆/年。

与此同时,宝能汽车在销售网络的搭建上也十分冒进。截至去年底,宝能汽车开设的直营店累计达到800余家,覆盖了全国80%的县级市,而按照计划,宝能汽车直营店将发展至1000家,覆盖中国240多个城市。

今年9月5日,姚振华在宝能汽车集团核心干部座谈会上透露,截至目前,宝能在汽车行业中的投入已超过500亿元。

宝能汽车的投入与产出显然不成正比。直到今年9月,宝能才推出了首款全新车型——观致7,但销量始终不理想。另外,宝能汽车自主研发的首款纯电动SUV(内部代号GX16)原定今年10月入市,但受拖延供应商货款影响,开发进程受到影响。

一位接近宝能汽车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宝能汽车和观致的新能源汽车研发都是很烧钱的,但观致的销量又一直上不去,入不敷出,最终变成宝能的其它产业板块也需要帮助宝能汽车还债,慢慢地所有板块资金都存在压力,也就都出现了裁员、欠薪的情况。

除了在造车上投入不小外,宝能生鲜也十分烧钱。去年,在社区团购火热时期,宝能也开始全面布局新零售业务,截至2020年11月底,宝能生鲜在全国100个城市开设中心仓,到家社区店的数量近2000家。今年初,宝能生鲜又宣布要在在一年内至少新开5000家社区生鲜门店。

界面新闻了解到,去年下半年宝能还开始布局食品集团和手机业务,以符合“民生宝能”和“科技宝能”的战略定位,在业务开拓阶段,需投入的资金也不是小数目。

一位宝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今年手机业务的裁员比例也比较高,但等到条件允许的时候老板应该还是会想要继续做这一块业务,“他是那种扩张时就会扩张地很快、收缩时也收缩得很厉害的人。”

除新业务盲目扩张外,宝能的主营业务发展也并不理想。例如以综合金融、综合现代物流及调味品等业务为收入来源的钜盛华,上半年净利润为9.4亿元,同比下降约19%,其中归母净利润约为5.2亿元,同比下降58%。

地产业务也是宝能一直以来的重要收入来源。2016年以来,宝能集团内一直都有两个主要的地产平台,一个是姚振华胞弟姚建辉掌控的宝能控股,另一个就是姚振华在2016年新成立的主打产业地产的宝能城发。

因与姚振华“经营理念不合”,今年初姚建辉已彻底脱离宝能集团。据界面新闻了解,兄弟俩分家早已不是秘密,从2019年底开始在地产业务上就是完全分开发展,到2020年底则对金融板块的业务进行了彻底分割。

据《财经》报道,兄弟分家后,宝能以地产为硬通货的融资方式逐渐变得困难,有参与宝能融资的员工称想要借用宝能控股手中的资产去融资比过去难很多。

不过一位宝能集团的员工则认为,兄弟分家对宝能的影响并没有外界想得那样大,宝能去年的融资还是比较顺畅的,资金并不紧缺,今年受严厉的融资监管政策影响,融资就比以前困难多了。

钜盛华的融资状况可以验证这一说法。今年上半年,钜盛华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95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02亿元。具体来说,上半年钜盛华筹资活动的现金流入为154.7亿元,同比减少约23%。

钜盛华债务融资来源以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借款及债券发行为主,上半年债券融资规模同比下降64.8%至35.13亿元。

另据上交所信息显示,钜盛华控股的深业物流申请发行的50亿小公募项目已于9月6日更新为“终止”,该募集资金原本拟用于偿还公司债券。宝能系公司发债“补血”的通道越来越难了。

对于宝能当前遇到的困难,姚振华则称,疫情的反复、经济的波动,对不少企业的发展造成冲击,宝能也遇到了阶段性困难,但属于发展中的困难,而且总量不大,在可控范围内。

如何自救?

为缓解资金压力,宝能除了通过裁员以及延迟支付员工薪酬的方式外,还开始收缩业务、处置资产、减持上市公司股权、引入战投等。

业务的收缩主要聚焦在之前扩张过快的业务上,包括汽车和生鲜。

据新京报报道,昆明、西安、北京等多个城市的宝能生鲜均被爆出门店关闭情况。

有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宝能之前扩张太快,现在肯定是要“踩刹车”的。

8月25日,有报道称,为缓解当下困局,宝能汽车已开始大幅缩减线下门店数量,随后宝能汽车相关负责人向媒体确认了该消息,并称这是基于目前市场竞争格局及宝能汽车未来多品牌经营战略做出的部署和调整。

该负责人表示,在组织架构方面,将原来十大战区整编为东南西北中等五大战区。后续宝能汽车会将更多资源向一线倾斜,通过“优化瘦身+资源倾斜”,把弹药交给能听见炮火声的一线作战部队。

对于造车,姚振华依然重视。为了缓解当前困局,今年6月,宝能与广州开发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重点确定了两件大事:1、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总部落户广州开发区;2、广州开发区国企将向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战略投资120亿元。

一位宝能集团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除了广州开发区外,宝能汽车也在洽谈其它战略投资者,同时宝能汽车也有上市计划,时间可能比宝能地产会更早,上市地点应该首选A股,所以现在吸引的战略投资者都是为了上市而来。

在辟谣观致汽车引入广汽集团等传闻时,上述宝能汽车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宝能汽车正在全力推进引战工作,此外,会扎实推进公司既定的五年规划,坚决做大做强新能源汽车业务。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出售资产成为必然选择。据财新网报道,宝能已与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洽谈,希望转让旗下保险公司前海人寿的部分股权。

8月30日,钜盛华旗下上市公司中炬高新发布公告,拟挂牌转让持有的广东中汇合创房地产有限公司89.24%股权,挂牌底价不低于标的资产评估值111.69亿元。

擅长资本运作的宝能持有不少上市公司的股权,为套取现金,2020年下半年以来,前海人寿或钜盛华陆续减持了东阿阿胶1504.49万股、华海药业710.31万股、杰瑞股份153.8万股、合肥百货1345万股、华侨城A约8047.37万股……

面对宝能的流动性压力,姚振华也表明了态度,称29年的发展,宝能集团始终以信誉为先。一方面,会坚决兑付每一分钱;另一方面,持续加快推动各板块经营工作。

他表示,暂时的困难,对于长期顺风顺水的宝能并非坏事。新的经济形势与竞争环境,对宝能的公司治理与经营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宝能有信心、有能力、有举措快速解决当下问题。

姚振华还提出,要采取强有力的关键举措持续回笼,与此同时开源节流、降本增效。

原标题:宝能深陷流动性危机,姚振华将如何自救?


相关标签: 宝能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