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6.4亿人每天收听145分钟,喜马拉雅做大音频“声”意

6.4亿人每天收听145分钟,喜马拉雅做大音频“声”意

程俊豪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9-15
月活2.6亿,半年营收25亿。

9月13日晚,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该公司于2021年4月曾申请赴美上市,9月初,喜马拉雅申请撤回了在美IPO计划。

2012年成立的喜马拉雅,是“耳朵经济”的代表公司,音频内容覆盖知识和娱乐领域。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喜马拉雅营收呈上涨趋势,分别为14.8亿、26.9亿、40.7亿;同期净亏损分别为7.55亿元、7.47亿元、5.39亿元,三年亏损逾20亿元。

股权方面,IPO前,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CEO余建军持股13.53%。兴旺投资合计持股为10.72%,Trustbridge(挚信资本)持股为7.5%,腾讯旗下Image Frame持股为5.4%,General Atlantic持股为4.2%,阅文集团持股为3.1%,合鲸资本持股为2.9%,China Creation Ventures持股为2.1%。

连续创业缔造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是个连续创业者。从小贪玩的他,经常上演差生逆袭的戏码。

早年在西安交大攻读硕士期间,余建军用天使投资人的100万做了一款模拟中国的软件,当时互联网还没普及,结果以失败告终。

经过几番创业碰壁,2001年,余建军和几个朋友决定专心做一款名叫"杰图"的软件,通过图片拼接完成一幅全景图。凭借这款软件,余建军的收入达到千万级别。

2009年,余建军认识了投资人陈小雨,俩人一拍即合,决定将现实中的城市完整搬到网上,随即开始了新一轮创业。

不久后,余建军做出“那里世界”虚拟社区,在各个城市,用全景车将街头景象拍下并拼接植入网络,构成虚拟社区内的丰富场景。

要把全景、游戏、音视频等互动技术全部集中到一个项目,难度可想而知。2012年上半年,他前后尝试了40多个方向,由于引入"直播平台"出现大量的美女直播节目,导致"那里世界"沦为一个肤浅的直播平台。80人的团队只剩下8人,这次尝试宣告失败。

同年6月,移动音频出现在余建军的视野里,他决定为人生的第5次创业赌一把。创立喜马拉雅FM之前,他花3个月时间调研,从虹桥火车站问到浦东机场,每一个路人的意见都被他记录了下来。

这一次,余建军起步不错。喜马拉雅创立初期,用户数滚雪球似的增长,2013年达1000万,2014年6月份爆增到5000万以上。2014年5月,喜马拉雅迎来第一笔A轮融资,凯鹏华盈、Sierra Ventures、海纳亚洲共投资1150万美元。

喜马拉雅规模逐渐壮大,受到更多资本方的关注。2015年1月,喜马拉雅获得华山资本、CBC宽带资本、汉心景红、璀璨资本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2亿美元,市值翻了120倍。

2016年6月,喜马拉雅开始商业化,推出付费内容,马东奇葩说团队的《好好说话》率先试水,每天上线6-8分钟音频内容,全年定价198元。该付费内容上线24小时,卖出了2.5万套,销售额突破500万元,10天后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随后,《财经郎眼》、《逻辑思维》等大IP内容纷纷入驻。

2018年至2021年,喜马拉雅相继完成C轮、D轮、E轮融资,百度、小米、腾讯纷纷入局。如今,喜马拉雅FM平台6.4亿用户,估值超50亿美元,每日人均收听达146分钟,市场占有率达65.5%。

余建军曾公开表示:“音频是一个被远远低估的行业,从音频行业这真正蓄势的两三年时间来看,已取得一些可喜的成绩。然而立足于长远的未来,音频的真正价值才刚刚开启。”

月活2.6亿,抢占六成市场

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喜马拉雅的收入分成成本不断增加,其中包含了协定向内容创作者及第三方IP合作方付的款项。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占总收入的百分比分别为31.2%、33.3%、31.7%及26.4%。

过去三年间,喜马拉雅营业成本与研发、销售、行政等开支投入不断加大,均呈阶梯式上升。其中,行政开支增幅最大,三年费用分别为906万元、2156万元、1.58亿元,占总开支的50%以上。公司方面解释是由于支付股份的一次性支出。

业务方面,喜马拉雅的收入来源包括付费订阅、广告、直播以及其他创新产品和服务。其中,订阅是目前喜马拉雅最成熟的变现渠道,其收入来自会员订阅及付费点播收听服务。

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喜马拉雅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5480万、8230万及1亿,同比增长从50%降至21.5%,而今年上半年该数据同比增速仅为8.6%;同期物联网(IoT)用户活跃度同比增长率从78.6%提升至96%。

2021年上半年,喜马拉雅平均总月活跃用户达到2.6亿,其中移动端平均月活跃用户为1.1亿,通过IoT及其他开放平台收听音频内容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1.5亿,移动端用户总收听时长达70.9%。

喜马拉雅月均活跃移动端付费用户数量由2018年的150万增长至2019年的510万,同比增长达246.9%,2020年增长至1010万,同比增长达98.8%。截止2020年6月30日内的六个月,月均活跃移动端付费用户共增长860万,同比增长达65.5%。

对标荔枝,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喜马拉雅录得收入16.2亿元,2021年上半年同比增加55.5%至25.1亿元;荔枝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0.5亿元,同比增长46.2%。

不过,净利润方面,喜马拉雅2021年上半年亏损是荔枝的3倍。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今年上半年期内亏损68.7亿元,经调整期内亏损3.2亿元;荔枝财报显示,同期荔枝总计亏损0.93亿元。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数字音频流量规模由2015年1月的1070亿分钟,增长2021年6 月的2517亿分钟。但2020年6月,长视频流量规模是数字音频的2.8倍,短视频流量规模是数字音频的7.2倍。

国内音频市场保持着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大巨头面临流量瓶颈、短视频冲击等发展共性问题。作为用户量最大的平台,喜马拉雅的上市,能否为音频市场打开的局面,值得期待。

题图来源:喜马拉雅官方微博


(编辑:夏崇)
相关标签: 喜马拉雅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