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产 >> 房企接连暴雷,火了这位债务专家!

房企接连暴雷,火了这位债务专家!

钟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29
房企接连暴雷,火了这位债务专家!

一众房企暴雷声中,承担化债工作的钟港资本火了。

恒大、华夏幸福、蓝光发展、奥园、阳光城等房企爆发流动性危机后,都聘请了钟港资本作为财务顾问。

11月22日,中国奥园公告称,聘请钟港资本作为财务顾问,“以评估本集团的资本结构、财务状况以及债务与流动性状况”。

在未来三个月内,奥园还需要偿还11.86亿美元的境外债务。钟港资本,将代表奥园与境外债权人直接对话。

在阳光城美元债券的要约交换中,钟港资本的角色是Dealer Manager and Solicitation Agent,工作内容是通知并召集债券持有人开会,代表阳光城公司处理相关交易事宜等。

随着内地涉房融资收紧,境外债券融资已成为房企们重要的“输血”渠道。除开债务管理,钟港资本还有另一层身份:帮助众多的房企在境外发债。

这个临危受命的“债务专家”,究竟是什么来头?

自立门户

香港中环,摩天大楼密集,钟港资本的办公地点隐匿其中。

来源:官网

正如其地理位置的含义,钟港资本的定位是联通中外资本市场,帮助内资企业打通国际融资渠道。

其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刘北,是土生土长的大陆人。

不过,他具有国际求学背景,曾在瑞士银行投资银行工作七年,担任亚洲债务融资部联席主管。此前,他还曾任职于美银美林和瑞士信贷的债务资本市场团队。

在国际大行任职期间,刘北曾领导执行超过300单中资企业海外债券发行工作,包括首次央企美元债券(中化集团)、首次民营企业投资级美元债券(玖龙纸业)、亚洲首次CCC评级高收益债券(合生创展),以及首次A股上市公司高收益美元债券(泛海建设)等。

2016年,刘北辞去瑞银的工作,决定自立门户,钟港资本由此诞生。

2017年,钟港资本拿到香港证监会的牌照,具有投行和资管服务资质;2021年,获批准成为欧洲清算银行成员,被准许从事国际证券清算和托管业务。

钟港资本管理团队 来源:官网

从资方来看,钟港资本还有着意想不到的跨行业背景——TCL科技是其控股股东。

2019年3月,TCL科技完成重组,摇身一变为“科技集团+投资公司”。

其中,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即包括TCL创投、钟港资本和中新融创。

截至2020年末,TCL创投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90亿元,累计投资126个项目;中新融创累计投资上市公司超130家。

TCL科技还直投多个上市公司。据今年7月的统计,TCL科技持有中环股份29.80%的股权,天津普林的26.86%股权,七一二17.54%的股权,花样年控股16.07%的股权,上海银行5.76%的股权。合计持有上市公司的市值562.91亿元。

TCL科技的投资生意做得风声水起,甚至,抢了主营业务的风头。2020年,TCL科技的投资收益高达17.0亿元,要知道,其归母净利润也不过为12.0亿元。

瓜分蛋糕

钟港资本的业务范畴包括:一级市场发行、二级市场交易和资产管理。

与境外资本市场沟通,是国际大行、国际券商的主场。内资背景的钟港资本,如何从林立的巨头中分蛋糕?

钟港资本业务范围 来源:官网

彼时,刘北敏锐地嗅到,一些中国公司可能无法从国际大型投行获得服务,而钟港资本则可尝试为其提供“量身定制”的债务发行和债务重组服务。

“违约和不良案件越来越多,这是我们未来核心业务的天然市场。”他给钟港资本的定位是,专注于债务的精品投资银行。

钟港资本官网

事实证明,刘北的判断是正确的。

2016年开始,监管层强调去杠杆,化解金融风险隐患以及打击影子银行。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寻求境外发债,甚至带动了整个亚洲市场快速增长。

花旗数据显示,2020年,亚洲的债券发行量超过3400亿美元,其中,中国以外币发行的债券(以美元为主,包括欧元和日元)占65%,约为2200亿美元。

可供对比的是,2010年,亚洲的债券发行量只有700亿美元,中国的发行量只占亚洲的20%左右。

在内资企业发行美元债的过程中,钟港资本扮演的角色多为“联席账簿管理人、联席牵头经办人”,即债券的承销商,将新债分派予不同认购者的投资银行。

2020年,钟港资本完成了18个债券发行及承销项目和7个债务管理项目,今年上半年,完成 13个资本市场和财务顾问项目。

SereSbo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钟港资本承销的中资地产美元债总规模为1.82亿美元,市场份额为0.43%,在承销商中排名第38位。

不过内资企业境外融资成本不菲。钟港资本今年承销的美元债,票面利率多在10%以上。利率最高的一笔,是金轮天地控股增发的8500万美元、14.25%的债券。

房企之上的“秃鹫”

钟港资本为何成为房企独宠的财务顾问?

“我的猜想是,他们的房地产美元债配售业务比较活跃,很多国际投资人通过他们介绍买了房地产美元债,他们跟美元债的投资人比较熟悉,方便与债权人沟通。”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对《21CBR》记者表示。

黄立冲指出,总与中港资本搭档出现的华利安诺基,做的则是“企业挽救”的生意,包括“为企业的重建与再生,制定与执行一整套的战略方案,采取具体行动步骤”。

华利安诺基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投资银行,在兼并收购、资本市场、公允性意见及估值和财务重整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华利安诺基已连续5年被路孚特评选为美国并购顾问第一名,2020年,其处理的不良债务和破产重组交易量,高居同类机构之首。

黄立冲概括道,两者基本上就是顾问生意,商业模式为收取咨询费。

“很多时候被挽救的企业没有钱付咨询费,提供服务方不一定能收到全款。当年我做百富勤清盘的时候,总的顾问费用本应该是2亿港元,最终只能拿到6000万港元。”

在他看来,真正能赚大钱的是“秃鹫基金”,“趁着企业破产的时候来捡东西”,“这帮人是擅长在腐肉里面觅食的专家,有本事在市场上通过谈判,用一块钱买到价值十块钱的东西”。

黄立冲对《21CBR》指出,国际上秃鹫基金年回报一般在40%以上,其中秃鹫投资之王WL Ross成立的基金年回报率曾经达到令人咂舌的179%。


(编辑:曹彦君)
相关标签: 钟港  
0
0
相关文章